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中国NLP学院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教练技术  >   教练名师访谈  >    内容

[原创]埃里克森教练不可不读---再次研读转载

作者:张永利|文章出处:张永利.原创|更新时间:2010-06-28

        埃里克森国际学院院长玛丽莲·阿特金森博士访谈录

  这是世界教练技术顶尖机构,加拿大埃里克森国际学院院长玛丽莲·阿特金森博士接受记者访谈时的一篇录音稿。其中玛丽莲博士谈到自己一生追随米尔顿·埃里克森(Milton Erickson)和其他多位大师的成长之路,并以独特的视角回顾了教练技术发展的历史,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参考资料。

VB(记者):可以告诉我们你在做教练前的生活吗?你是如何进入教练这个领域的?
MA
(博士):
    
简单地说我开始时的职业是心理学者,从事了25年的时间,主要研究人类的发展和创造性。我同时关注企业心理学,并和企业密切合作,提升他们管理人员的素质和业绩。我花费了很多时间来研究知名大师们的工作,如维吉尼亚·萨提亚(Virginia Satir),弗瑞兹·皮尔斯(Fritz Perls),特别是米尔顿·埃里克森(Milton Erickson)的工作。后来我在温哥华创立了注重结果导向咨询的埃里克森学院。创立了开始是一年,后来是两年的学习课程,学生们来自世界各地。学校创办于8384年间,这是我开办的一所正规的学院。

VB:你何时真正从事教学工作并成为企业方面专家的?
MA:
我从70年代开始从事顾问和教练工作。69年完成了心理学硕士的学习后,我在不同的研究中心完成了大量独创性的工作。如在丹佛的高级心理研究中心工作2年,在洛杉矶戒酒中心工作了2年。
    
那时挺忙的。我学习戒酒辅导,因为不喜欢北美流行的那些手段,就在这个领域花费了大量时间来研究自己的方法,另外还关注于让人如何承担责任。我在82年成为NLP培训师,80年代末期去了俄罗斯。
    
70年代后期80年代前期,我是一名NLP研究者和米尔顿·埃里克森的学生,并作为心理学者参加工作和实践。到8384年我开始同时推进NLP和埃里克森学院的工作。接下来我成为了大师级NLP导师,并在此领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那时我发展的不少方法和手段至今还在业界使用。
   
当开始运作学院时,我把精力主要集中于研究米尔顿·埃里克森的各种结果导向方法。
    
实际上米尔顿也非常擅长处理家庭问题。当时我着迷于如何能做好团队和家庭工作。6年中我有双重的职业。我每个月中,2周呆在多伦多从事组织和商业工作,随后2周飞回温哥华,投入家庭和个人顾问方面的事业。
    
在这两种工作中,我都非常注重学习和推动结果导向的方法,这和自己现在的教练工作类似。许多人根本不知道这个领域是从米尔顿·埃里克森开始发展起来的。结果导向关注于个人和家庭,进一步形成了我们现在用于团队组织、领导力发展和个人管理的教练技术的基础。

VB:我看过一本相关的书,是苏金·伯格和佩特·萨伯写的。
MA:
是的。他们很有能量,完成了一些关于结果导向顾问和教练的好书。原先一些人称他们为简快治疗分支,主要是想和“心理治疗”的概念有所区别,那时他们称之为“简快治疗”。主要思想是帮助人们放弃问题思考方式,着手关注于他们现在和未来真正想要的成果。
    80
年代发展的结果导向方法类似于现在教练所做的工作,但客户是不同的。我们帮助需要顾问的人们,他们可能之前已经访问过心理师了,遇到了一个教练就更幸运了。其区别主要在于客户的假设和期望上。在80年代,我感兴趣的是如何脱离“心理治疗”的整个概念。直到80年代后期我们才称之为教练,主要是使用了体育教练和内在管理的隐喻,称呼教练就更为大家所理解。
   
因为一直学习并透彻理解了米尔顿·埃里克森的理论,我认为用“心理治疗”一词不当。米尔顿的前提假设和有效工作其实很简单,他让人们看到这样的事实:无论人们如何看待自己,他们都是非常出色的,并拥有发现解决办法的所有资源。这是他一生工作的基本前提。
    
追随着米尔顿,我也挑战自己处理最困难的客户。我模仿米尔顿,让治疗充满乐趣,并提出很多方法,让人们发现他们自己的潜力并找出解决办法,消除负面的假设继续前进,这样我就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教练。
    80
年代早期我游离于教练和顾问之间,在我的世界里没有范畴之分。实际上采用米尔顿技术有多种途径来发现各种人的解决办法。像恐惧、压力反应这样被认为非常困难的事情都变得简单易行,约20分钟就能解决问题。这样我掌握了大脑系统中的内在流程状态的特性和人们如何能够基于自己的资源迅速发现解决办法。

VB:NLP是否属于心理学范畴呢?
MA:NLP
60%基于米尔顿·埃里克森的工作。NLP来源于模仿伟大的思想家,他们很多都是顾问出身。所以像格里戈利·贝特森(Gregory Bateson)、米尔顿·埃里克森、弗瑞兹·皮尔斯(Fritz Perls)和维吉尼亚·萨提亚(Virginia Satir),这些心理学名家都被NLP的创造者理查德·班德勒(Richard Bandler) 和约翰·格林德(John Grinder)所模仿。我们掌握了有效模仿之后,也继续研究其他的大师。我模仿维吉尼亚·萨提亚、费南多·弗拉里斯(Fernando Flores)和沃纳·艾哈德(Werner Erhard),还有一些苏菲族大师。在学习模仿前,我花费了一个夏天跟随弗瑞兹·皮尔斯学习完形疗法,当时我使用录音/摄像手段,随后再通过回放、观看、聆听进行模仿,发现这样能更多更快地理解他的工作。
    
通过熟练的模仿,我开始对人们的内在策略感兴趣,就花费时间研究真正吸引我的许多种类的人的价值观和策略。
   
我和5位不同的宗教导师和他们的宗教系统一起工作过。我着迷于称之为卓越心灵状态的模仿模式。你也许熟悉这5位和我共事的宗教导师。他们就职于不同的地区和学校。佛教的有创巴仁波切(Chogyam Trungpa) 喇嘛和恰度寺(Chagdud)喇嘛,苏菲教的是穆拉特·雅勤(Murat Yagan) 和高德(E. J. Gold),我还跟随一些瑜珈大师学习。
   
我模仿伟大的语言学家。我曾经和4位语言学家共事,开发了一门如何有效学习语言的课程,实际上我今年准备给教师们上这门课程,让他们推广这些方法。这些人中有会62种语言的Powell Janulus,还有俄罗斯的Sergey Halipov等数人,他们至少会25种语言并且每年学习12种。Powell Janulus每年可以学会2种,他因此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所有这些快速学习方法和创造性技术都与教练技术相关,可以使改变习惯更加简单易行。
    和语言学家一起,我还发现了他们学好语言的7个关键。这些技术对不同种类的激励和学习都是基础性的,也促进了我对快速学习的研究。
   
我对人们怎样能够转化心灵模式非常感兴趣,并发现一旦了解了每个人的类别,就可以学会怎样迅速转换旧的心灵模式和可能性信念,这个发现是教练技术的核心概念。这些研究成果形成了我们《教练的艺术和科学》课程中的加速学习系统,帮助客户迅速找到自己的内在资源。
  
  所有精神大师们都是训练人们如何迅速离开旧的习惯和心灵模式,所以把这些模仿结合在一起非常有趣,这使我不再拘泥于一个领域,因为这些都是相互连接的,我发现了各种领域的基本原则并且继续发扬光大。

VB:你对费南多·弗拉里斯(Fernando Flores)了解吗?
MA:
费南多·弗拉里斯非常有趣。我参加过几次他的课程,在80年代我就开始研究他,并把他的一门课程写成了小册子。他了解人类的内在动力和进行强有力的宣誓和请求的过程,还有人们通过说话创造的内在魔力和技能。我跟他学习如何通过语言进行创造的基本认识,这形成了我们现在推广的教练技术的基本原则。我们一直在帮助人们宣告自己的价值观和愿景,并推动他们前进。
    宣誓、承诺和请求帮助人们真正地组织他们的价值观。使用语言创造的原则,我们能够有力地超越自我内心的对话,达到更高的目的思考水平。我们学习在一个新的层次上思考,人们学习尝试和宣告自己的能力,他们冒险进入新的领域,并发现了自己下一个学习的层次。
   
这听起来很奇怪,我们就这样直接拥有了能力而不是通过学习提升能力,但这确实是真的。如果说自己是一个教练,我就开始像教练一样行动,学习教练学习的事情,对如何成为一个优秀教练充满了好奇。我支持人们宣告自己的卓越和能力,帮助他们检测、体验、展望,并鼓舞他们成长。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教练的科学与艺术》中,带领大家体验掌控之旅一样类似的练习,那样人们就会进入他们设计的未来,并在不同阶段设计不同的宣告,人类需要尝试这段掌控的状态。

VB:在帮助戒酒这段工作中,你得出了要“好像成为”一样行动,是吗?
MA:
当然。掌握宣告和内在愿景绝对与我帮助戒酒有关。戒酒工作中他们需要知道自己不再是瘾君子。戒酒也是一系列易于观测和改变的正式行动。我通过这段早期的工作发展了很多酒精治疗的方法,这也帮助人们发现了宣告的威力。
   
宣告非常重要。费南多提供了非常有效的工具,帮助人们迅速地在所有层次宣告“好像成为”了。从瑜珈和苏菲大师那里,我还学习到怎样使用“教练位置”的练习,这意味着宣告一个超越了你先前状态的内在想法,教练位置通过宣告而来。

VB:接下来让我们了解一下弗拉里斯和玛图拉那(Maturana)。
MA:
两人都是变革式的思考者,但各有千秋,玛图拉那是个智利生物学家,他对费南多的工作产生了重大影响。他是个系统思考者,对揭示生物的认知力做出了非凡贡献。虽然他的理论很有价值,但我认为他对教练的影响更外围一些。我参加过他的几次课程,非常尊重他的思想。
   
费南多·弗拉里斯是一个伟大的教师,他了解语言的创造性,也了解我们就是自己宣告的那个人。
   
玛图拉那和弗拉里斯的教学和米尔顿的工作紧密联系。米尔顿认同并一再指出同样的基本观点,尤其是当人们宣告自己是谁的时候,他们挖掘自我深处的所有能力,像宣告的那样行动和生活。他们抛弃了自己所有的恐惧,勇敢地提升自我能力并且更加自信。

VB:费南多和沃纳影响了很多人开始转向教练领域,你是从心理学领域转换过来的,而他们是从人类发展领域过来的。
MA:
是的,我那时已经深深地投入到米尔顿·埃里克森的相关工作中,我是个职业心理学家,也是专业的模仿专家。我对模仿沃纳和费南多的人类发展工作感兴趣,但并不是一个追随者。我也涉猎沃纳的工作,把他作为一个强有力的演说家来研究,沉迷于其工作的简洁性和发展的语言叙述的能力。我参加过34次论坛和他的一些高级课程。
   
我自己还是
投入于米尔顿·埃里克森的研究工作中。他对我而言就是教练之父。作为一种追求,给出建议和提出开放式问题相比是不同的。米尔顿没有告诉他人任何东西,他的方法就是让人们发现自己,所以他是个伟大的提问专家和故事家。
   
米尔顿·埃里克森确实是我的主要老师。很多时候当人们丧失方向时,其他老师会显得非常独断刻薄,甚至在身份层面也如此,这也包括一些NLP导师。我个人模仿米尔顿更为文雅的方法,他确实对人及其独特的个性拥有好奇心,并展示了真正的教练风采。

VB:阿尔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我听人们说他才是教练之父,你怎样认为?
MA:
这很有趣。我在做心理顾问培训的时候,花费了一年的时间研究阿德勒。事实上我很喜欢他的工作,他从哲学观点阐述人类的天性,这些理念与米尔顿相似。他研究得很早,只是确定了一个方向。我记得他那时还没有完整的框架,而米尔顿已经发展了很多流程了。
   
米尔顿随时都会与对方相互约定,这非常具有创造性和魔力。米尔顿是个魔术师,总是利用过程规则,愿意在某一点上采取有力的行动和互动。他知道如何让客户处理困难,直到他们有所突破。他还非常灵活和幽默,其原则之一是:这招不灵,换招试试。
   
在人类发展运动的初期存在着各路神仙的论调。人们从简单的原则中制定规则,如过程中不需要方向,不需要知道如何做。他们浮躁不堪,丧失了令人信服的沟通能力。

VB:听起来像是教练技术的早期情况。
MA:
是的,大家尚未了解心脑系统的内在工作原理,而米尔顿却知道。他明确地开始绘制和理解人类发展的天性,如创造力、好奇心、责任感、关系和智慧等等。他有一张清晰有效的人们如何发展价值观和能力的地图。在5070年代他一直进行研究,直到80年代初去世。
   
因为与这些不同流派都打过交道,我认为自己非常幸运。我和NLP的发明者们一起研究模仿,流连忘返。我最深入的研究方向就是模仿所有不同的心智模式,理解心脑系统如何工作。我还探索创造性很强的人们,研究创造性心智模式。我希望发现所有这些系统里的模式,尤其喜欢和米尔顿一起工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