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专业教练  >   教练杂谈  >    内容

好的工作状态

作者:戴志强|文章出处:中国NLP学院|更新时间:2008-01-12

  

  背景:洪明,一家公司的老板。30岁。寻找教练的目的是要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

  以期说洪明是在找教练倒不如说他是在找心理治疗师。(这也是目前国内对教练的误解,以为教练就是帮助人解决问题。其实教练更多的是帮助人成长,高效的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洪明认为他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工作状态起伏太大。他经常不在“他所要的工作状态”中。谈话中,他表示目前他满意的工作状态只占了他所有的工作时间的百分之十。百分之九十是他所不满意的。他的目标是只要达到百分之六十,他就很满足了。

  教练:你刚才描述了你目前的情况,从中你注意到了什么?

  洪明:我注意到我经常都不在工作状态。我总是在逃避我的工作。

  教练:过去,你不在工作状态的时候你是在怎样的状态?

  洪明:懒散,心里很烦。明明知道有些工作只要我去做就会带来很好的效益,但是我就是不去做。

  教练:那时候你会做些什么?

  洪明:不一定。找朋友,打球,或在公司里无所事事。

  教练:每一次你不在工作状态的时候都是一样的吗?

  洪明:大部分是一样的情况。

  教练:你不在工作状态的前一天,通常会是怎样的?

  洪明:哈哈,这我倒是没有想过。好像晚上我都想得很多,有很多计划,第二天到了公司反而会不在状态的。如果我什么都不想,到了公司临场发挥,反而状态就很好。

  教练:晚上想得很多,有很多计划,明天就不在工作状态?很有趣。通常你状态好的时候是早上比较多,还是下午比较多?

  洪明:我想想。。。。。通常是早上比较多。

  教练:是什么让你早上在工作状态,下午就没有了呢?通常是什么使你改变了状态?

  洪明:我觉得我是在逃避我的工作。

  教练:你觉得你在逃避工作中的什么?

  洪明:你的意思是。。。。。。

  教练:我的意思是你的工作涵盖了很多内容,确切的说,你是在逃避那些工作内容?或者是逃避那些人、事、物?

  洪明:有意思,我怎么就没有这样想过。唔。。。我想我是在逃避我的总经理和公司的高层主管。和他们谈公事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很烦。

  教练:是什么使你觉得很烦?

  洪明:当我不赞成他们的建议的时候,我就很烦?

  教练:为什么?

  洪明:我不赞成的建议通常都是我觉得不对的。只是我觉得我应该尊重他们的想法,只好让他们去做,这样我自己又没有安全感。

  教练:为什么你不赞成却又要让他们去做呢?你会和他们分享你的看法吗?

  洪明:通常我都不会讲我的想法。

  教练:是什么使你不讲你的看法呢?

  洪明:我觉得讲了以后就是我要去做了。我不想这样。我希望是他们去做,不是我去做。

  教练:当你分享你的看法的时候,通常你的高层主管的态度会是怎样的?

  洪明:通常他们都会听我的。其实他们也一直会猜测我的意思。我就是觉得这样不好。

  教练:过去,按照你的意见去做的效果如何?

  洪明:很好。毕竟我是从基层做起的,我对这行很熟。只是,我不想什么都是我自己去做,以前就是这样的,好不容易最近才脱身了。

  教练:怎么你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就会是你自己去做呢?这两者有什么一定的关联吗?

  洪明:通常都是这样。我讲的就只有我知道怎么去做。

  教练:你的意思是你分享的是“大方向”,不是“细节”的做法。是吗?

  洪明:是的。后来的细节和执行就要我自己去做了。那也很烦。我已经做了很多年了,请了总经理就是想脱身啊!

  教练:我在想,你做些什么,既分享了你的看法,后来又是你底下的人去做呢?

  洪明:唔。。。。。。我明白了。除了告诉他们重点,我还可以和他们讨论多一点细节,然后让他们去做。

  教练:怎样的跟进制度会使你觉得比较放心的呢?

  洪明:是的。我明白了。可以叫他们定时做报告。

  教练:是的。最后一个问题。当你按你所说的方式去做以后,你的工作状态会变得怎样?

  洪明:这样想起来感觉好很多了。其实我就是比较烦和我的高层主管讨论公司的难题。现在感觉好多了。

  教练:你觉得你的“好的工作状态”现在变成百分之几了?

  洪明:哈哈哈!会变成百分之七十。

  后记:我们经常会把我们自己的问题放大,认为是很复杂,很难处理的事情。其实,很多时候事情并不如我们所想象的那么难或复杂。只要我们真正的去面对它,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就有足够的力量,很容易就把事情处理了。

  洪明看过我做很复杂的心理治疗个案,当他委任我当他的教练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他是把他自己的事情想得顶复杂的。他甚至认为很可能是和他的家庭背景有关,和他儿时所发生的事情有关。当然,我们不否认,有时候事情的确是比较复杂的。但并不是每一个个案都如此。作为教练或心理治疗师,这一点是要牢记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