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中国NLP学院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教练技术  >   教练名师访谈  >    内容

[原创]访谈录续

作者:张永利|文章出处:张永利.原创|更新时间:2010-06-28

VB: 这样拓宽了你的教练技术。
MA
:是的,也拓宽了我的心灵。和佛学和苏菲族大师一起很开心。这些都拓宽了我的教练技术。我从体育教练的隐喻中采用教练这个词汇开始于80年左右。大家都说:“有关体育的隐喻是个好的模式,给大家在商界谈论我们的工作提供了一条出路。我们就叫教练吧!”个人而言我觉得这是个有效的词汇,从此在商业领域内也使用教练这个词了。

VB: 沃纳·艾哈德(Werner Erhard)和吉姆·赛尔曼(Jim Selman)接触过体育教练吗?那时添·高威也谈论教练技术吗?那时他们都在加利福尼亚。
MA:
我认为人们围绕添·高威的探索做了大量的有效工作,但体育模式只是人类活动的复杂领域里的一部分。我现在了解到高威已经开始研究深层流程状态,以帮助大家提升情商。但这终究是有形的而不是非语言的状态,这不是主要的教练思路。
    
大家都在尽所能及地发表见解,还有其他研究小组这样做,而他们也是NLP的出色模仿者。NLP同行们很有创造性。
但所有这些流派,无论沃纳(Werner)还是NLP,其问题是他们自己是太权威的“告知者”了。

VB: 这样很有意思,重要的是米尔顿不是“告知者”,而他的很多追随者却是这样的。
MA:
非常正确,因为他的追随者大多是古板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医生,他们希望找到绝对正确的道路。这种态度来源于心理学作为一个程序系统的整个历史。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医生喜欢贴标签,建造一个区别问题的分类系统。他们发展了这套体系,称之为DSM4(《诊断与统计手册:精神障碍》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由此他们希望把所有的精神困难都分门别类。你一旦习惯如此,这时所有焦点都固定地集中于问题是什么,它属于哪个类别?
    
米尔顿试图接触这些人,他也参加了一些医学会议,却被别人嘲笑和讽刺,因为他的工作如此与众不同。那时人类发展运动尚不存在,人们习惯于给其他人贴标签:你是这样的,他是那样的。所有人都各得其所,整个系统没有了发展的空间。好像假如你是人,就存在一条心灵轨道,问题却在于区分你在哪条轨道上?

VB: 就是说人类发展运动50年代以后才开始,但米尔顿在50年代就在做这样的基础工作了。
MA:
是的,他早就开始这方面的工作了,因为在生命的最后12年,他是在轮椅中度过的。他得了两次脊髓炎,年轻时他设法重新行走,成年后还抚养了8个孩子。他每天要克服自己的病痛,即从第一次脊髓炎以后持续的身体疼痛。他在最小的孩子十几岁时又犯了病。脊髓病病人很多都是这样。

VB: 你说人类发展运动的时候,具体指的是什么?
MA:
7080年代出现了一批创造性的人士,维吉尼亚·萨提亚就是其中之一,从米尔顿的家庭系统领域也涌现了一批人。许多人士继续发展米尔顿的工作,开始真正思考有关人类意义的问题。这次人类发展的主要意义就在于清晰地发现了有关人类能力的灵活性,每个人都可以持续地成长和发展,而无论年纪大小。
    
数年来,在社会工作、精神病学、职业顾问领域,每个人都像心理学家一样进行分门别类。这种习惯来自于中世纪,其中附加了许多有关阶层和教育优劣的假设。在心理学、教育界和商界都趋之若鹜地关注于划分人群,在教练领域他们也同样如此强调。无论何时以好坏划分人群,人们就如此给自己贴上了标签。请注意这些标签对人们的影响很大,大家会相信这些。但在米尔顿和从其系统中培养出来的人士告诉大家:人只是系统中的一部分,系统改变时,人同样可以改变。从费南多和沃纳的语言工作中也具有同样的认识。这些都告诉大家:当机会来临时,人们具有非常大的创造力和发展力。
   
我其实还是人类发展流派和教练技术的鼓吹者之一。首先,我在过去20年研究出人类创造性的程序,还研究如何精通模仿和有效提升能力的“假如成为”模式。我提出“假如成为”和开放式问题的多种重要方法。有效的、有力量的、“假如成为”和开放式问题作为方法论,占据了教练技术的核心位置。这些工作帮助人们拓宽自己的能力,展望未来和可能性。我开发出如何让人们发现价值观具有创造性的方法,从而点燃了他们自己的智慧。

VB: 当你提到明确地发现人可以加以改变的时候,这是谁的发现?这来源于哪里?
MA:
主要来源是最终获得重视的弗洛伊德学说。但我相信米尔顿也是有力的鼓吹者之一,因为他强调用视觉化和可能性思考方法,这也把他自己从病残者改变成一个精神饱满的人。
   
你可能不知道,当首次得病的时候,他只能转动自己的眼球,那时他只有15岁,使用着人工呼吸器,躺在妈妈的厨房里。人们不会想到他还能再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如何照顾这样的小孩。妈妈大部分时间都在厨房劳作,也就把他放在了那里。他妈妈还有34岁以下的小孩需要照顾。
   
但是,他做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米尔顿看着襁褓中刚出生的妹妹,开始按照妹妹活动的方式活动自己。妹妹抬头低头,他也开始想象自己能够抬头低头,他发现如此就能够逐渐地活动一点了。这样日复一日,他不停地在内心里继续并加快这种模仿活动。他确实如此坚持着。妹妹做什么,他就视觉化地做什么。他模仿了两年的时间,恢复了能够行走的神经系统。医生们说他确实恢复了自己的神经系统连接。
   
这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因为他发现了整个亲和关系的理念。假如模仿某个人的行为,首先你就开始理解其内在的一些感受,我们称之为内在模仿。你可以进而理解他们的思维系统,然后尝试成为另一个人,这导致了他对催眠的深入研究。这样他就成为了一名造诣深厚的人类发展的推动者,因为他明白如何步入人们整合世界的思想系统。

VB: 这太有说服力了。看来你的背景是多面性的,而受米尔顿·埃里克森的影响最大。假如选择5个对教练技术最有影响的来源,你会怎样评价?如同一棵树,哪些是教练技术的主干?
MA:
让我考虑一下。可能还有其他不知道的事情,我仅仅从自己的观点和经验出发。过去15年我在欧洲和俄罗斯工作,在那里研究教练技术,同时教练技术也在美国得以迅速发展。
   
首先当然是米尔顿的工作,因为这是关于提问而不是告知的,这种方法为教练技术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他还展示了在不同层次工作的各种方法。许多从体育教练发展而来的教练技术过于直接,仅仅在一两个层次有效。而米尔顿的工作是多层次的。
   
其次,从伟大的宗教系统而来的视觉化模式很有意义。印度教和佛教传入西方,对我和他人都产生了很大影响。我开始用奇妙的视觉化程序探索视觉智慧的特性。
   
第三方面,格里戈利·贝特森的工作也影响颇深。罗伯特·迪尔茨(Robert Dilts)用逻辑层次解释了格里戈利·贝特森的工作,这个工具作为有效提问的框架展示了系统思考的强大威力。格里戈利去世时我在艾撒伦学院研究弗瑞茨·皮尔斯(Fritz Perls)的工作。我非常喜欢格里戈利·贝特森和罗伯特·迪尔茨的工作。

VB: 你现在提到了四个方面。你发现了佛教中视觉化的趋向,还有米尔顿, 格里戈利和罗伯特。第5个是谁?
MA:
我并没有把他们排序。下面还有费南多和沃纳等等
   
我认为从事心灵和大脑的研究工作意义深远,只是用“教练”这个词语加以代表而已,这是我自己的工作。我阅读和发表了很多资料,把教练技术、系统提问和心脑结合起来考虑,把对系统思考的理解、情绪和语调连接在一起进行探索。因为自己确实希望明白,就提出了许多问题,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关注和模仿创造性的人物,尤其是他们如何提问的技术。这就是我的整合工作。
    
还有重要影响的是80年代的一批NLP专业人士。NLP所做的就是研究内心思想能够多大程度刺激有效的的行为模仿和创造力的爆发。这是一个疯狂的创造性的时代,模仿如何提问有效问问题很有意义。
    
我们尚未谈论的另一个领域是作为人类发展框架的螺旋动力和文化动力的研究,但这是另外一个领域。
    
我一直徜徉于这些不同的领域。对我而言综合统效是最重要的。现在自己的工作也很有进步,从某一点来说已经开始迅速发展。我称为发展流程状态的过程等所有经验,已经转变成为明确的艺术和科学。
我每天早晨开始自己的工作,研究视觉化地图,以此开始四象限系统思考的实践,这是我工作的核心。
  
 到了晚上我就提问问题,学习如何针对关键领域,向潜意识提出开放式的问题,然后早上醒来,写写画画,从中发掘并综合美妙的亮点。幸运的是我潜意识中储存有大量的内在基础,并且倾心于整合这些资料。
    84年开始我就有了自己独特的方向,并且一直都在实践和深入。从以上介绍中可以看出,我的教练研究工作是自成一体的。

VB: 这也让我更加了解你了。从此话题继续探索下去,为什么是教练,为何是现在?缺失了什么或发生了什么,使得教练应运而生?
MA:
这确实是同时在许多地方出现的。很有趣是吧?我认为我所做的就是教练的方式。我在学习如何提出强有力的问题,所有的焦点就在这里。
    
除米尔顿外,我没有长期研究沃纳和其他人的工作,因为他们都太直接了。许多NLP人士也看起来没有理解这些基础:如人们如何学习和成长、他们是如何认知自己的。其实告诉大家怎样做并不有效。米尔顿教会了我这些。
    
有效地和人们一起工作就像地里的园丁。你要浇水施肥,可如何培养人类发展的种子呢?你需要为所有的田地设立一个愿景,让他们知道未来将发生什么。米尔顿一直预言客户成功的景象,然后通过激励和预先计划的问题促其发生。他通过语言展示如何在事情发生前对其加以描绘,进而使想象成为现实。
    
在此阶段我一直在使用四象限图和其他基本的表格等视觉工具。
我建立了一个核心方法论,说明系统视觉化是推动人们前进的重要手段,也有其他人如此理解。例如托尼·博赞(Tony Buzan)已经开始使用思维脑图了。他是个专家,把他的工作发展成为记录的系统。思维脑图成为了一种创造性工作的特殊领域,并且能以简洁的方式记录思想,对演讲工作非常有益。
    
我发现可以用简单的方式创造未来,如箭头和圆圈。如果坐在某个人或团队面前,在记录并提出强有力的问题时,使用一些图画表格方式,只是许多线条、圆圈、箭头等,这样你确实能够帮助人们建立创造性思维的内在神经元连接,这时流程状态思维脑图就会从过去和现在跳出来,形成强烈的未来视觉。用简单的视觉技术激发人们的能力,可以有力地帮助人们从限制性思维转变到创造性思维当中。我们把提问以价值观为基础的问题与大脑的视觉最大化使用连接起来,人们就不仅开始建立思考技术,还有价值观整合技术。
    
这个发现成为我们工作的一个核心,至今还不知道哪里也从事这种研究。我把费南多那里学到的宣告、提出有力问题和视觉化、四象限思考、大脑工作和NLP的心锚联系在一起进行研究。值得一提的是,心锚也是米尔顿 ·埃里克森原创的。
  
 米尔顿经常说明、展示并使用心锚技术。他使用语调心锚,他所有的变革工作都与音调有关。我没见过阿德勒,但知道他的理论体系很有价值,不过我了解米尔顿使用的实际框架,而且的确有效。

VB: 实际行动和理论框架还是完全不同的。介绍一下俄罗斯的经历如何?
MA: 89
年第一次去,我在俄罗斯经常为200300人上大课。开始时我主要是教授NLP执行师和高级执行师的课程,同时也使用了所有自己发展的工作成果,我有了真正实践的机会,也就是有了连续的、同时的实践机会,做练习和设计课程结构,不断尝试快速学习方法和创造性工作技能。这样我非常幸运,同时拥有大批不同种类的听众,许多工作的地方,可以做戒瘾的工作,可以做家庭顾问,可以在组织内工作。我也在组织和企业中完成了大量的工作,这些都有趣极了。

VB: 还有什么与教练相关的事情想和我分享的?
MA:
我认为教练技术真正的智慧系统非常重要,一些事情一闪而过,不是个人能够拥有的东西。此人这样开始而彼人那样开始,但教练技术是在合适的时间从所有人中间迸发而出的。我们把这个阶段称为人类发展的自然流动状态。看来就像是我们步入了流程,这个有关生命和价值观的流程实际就是自己成为或存在的一种方式。
   
我们谈论价值观的流程,价值观也有他们自己的生命。我们称为价值观的东西就像是活生生的。如“上帝就是爱心”这句话,我也认可。我相信爱是一种流动的智慧,在我们中间传递时也拥有其自己的体验,不可阻止。所以我们在这里寻找的,就是人类发展的不可阻挡的能量。
    
我最后想强调的是:
大师们有关心灵的研究都是相通的,罗玛纳·吗哈希(Ramana Maharshi)的佛教传统、甘地的印度教传统,这些人士用自己的方式表明改变是可能的,米尔顿也是这样,但不能说人类发展和教练技术的历史就能够包含地球上所有大师的成就和领域,我个人如此认为。

VB: 这样看来,未来在人和组织存在的地方,教练技术都有广阔的发展空间,您又是多个领域的研究者、推动者和集大成者,对这门既是科学、也是艺术的学问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我对此深感钦佩。今天的采访很有收益,谢谢!


标签: